许久不见,甚是想念~

没想到距离上次发布文章已经过去了一百天,让我来为这一百天做个小总结吧!

在上篇文章发布没多久,也就是九月四日,我终于拿到了我心心念念的留学签证,还有一堆其他相当重要的文件。下午我就带着我的港澳通行证来到了民政事务处,准备办理签注。本以为次日就可以办好,但是他们周日并不上班,所以让我周一取回了通行证。拿回证件,我总算可以预订酒店和机票了。由于没有直达香港的飞机,我不得不在上海进行转机,没想到第一次与魔都见面竟然是以这样的形式。

就在即将离开故土的前一天,原先预订好的酒店突然告知我“没有隔离房间了”,我立刻找寻下家,询问了多家酒店的客服,总算预订好了香港百乐酒店的隔离房间。下午还去医院做了核酸,由于核酸检测结果的有效时间只有七十二个小时,所以不能做的太早。这时我才意识到,这次真的是我孤身远航了。离开家的前两天晚上,我在床上翻来覆去,难以入眠。

九月八日,也就是我出发的日子,悄无声息的到来了。我收拾好行囊,和家人们一起来到了机场。我背着两个包,手里还推着两个箱子(有一个托运啦),与家人们合了照,说了“再见”,便过了安检。

根据手中的登机牌找到登机口后,发现原本19:45起飞的飞机延误到了20:30,我只好坐在寒气逼仄的大厅里瑟瑟发抖,似乎过了很久很久,我终于登上了前往上海的飞机。

时间流逝的比想象中要快很多,没过一会儿,飞机就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降落了。本来以为可以在机场里找到寄存行李的地方,却没想到由于疫情的原因,这项服务被终止了。我只好拎着我那极重无比的大旅行箱来到了机场外,等待酒店专车的到来。

当我在酒店办理完入住手续后,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。我迅速的洗漱,一头扎进了被窝中,也许是旅途消耗了我太多的精力,床头的小强 都似乎变得不那么惹人心烦了。我看着他们缓缓地蠕动,不知不觉得坠入了梦乡。

五点半的时候,我被闹钟准时叫醒,吃完酒店的营养早餐,我坐着专车来到了机场。没想到港澳台的安检入口竟然九点半才开始工作。我忍着睡意,排着队,总算是进入了候机厅。

坐上飞机后,我右侧的两个座位都没有人,供我放置我的随身背包。不过有一说一,东方航空的午餐是真的难吃,所有菜品都很咸,叉烧肉竟然和米饭一样硬!

几个小时后,我到达了香港国际机场,顺着箭头的指示,来到了一个类似咨询窗口的地方。工作人员检查了我的核酸结果(竟然没有查到给我下发结果的医院)、签证、疫苗记录、以及健康码,随后给我了一张政府下发的强制检疫令,带上检疫手环,指引我去做现场核酸。

先捅鼻子再捅嗓子,做核酸的工作人员操着一口港式英语,让我好久才反应过来他在讲什么。做完核酸后,我来到了像极了高考考场的地方等待核酸结果,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,似乎发出声音就是一种罪过。

等待了两个小时后,我总算获得了离开机场的权限。坐上车,来到香港百乐酒店,进行为期7天的强制隔离。

吃着外卖,打着游戏,隔离对于我这种肥宅来说实在是太普通不过了。自由自在,快乐的很!不过香港酒店的网速实在是太慢了!就算我连上了网线,也完全没有用!

这是港式早餐
这是港式早餐

七天的隔离生活不知不觉得过去了,我在酒店吃了一次丰盛的早餐(好贵!)

下午就坐着车来到了学校只给内地生住的宿舍。我真的惊呆了,小的不能再小了,在床上躺着我甚至不能伸直腿!狭窄的楼梯只能容纳一个人上下,多一个都会造成“交通拥堵”。三个人睡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房间,六个人共同住在不到三十平米的房子里,真可谓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,离谱到家了!就这种生活条件,竟然还要月租5800港币!真的是太令人愤怒了!

宽度不到一米的楼梯
宽度不到一米的楼梯

经历了三个月的折磨,我和另外一个室友在外面找房子住了,目前已经住进了可以伸直腿的房间了。不过香港租房也真的离谱,房东不会给你配备你生活所需的一切用品,包括但不仅限于:床、冰箱、衣柜、桌子···整个卧室布置完毕,将近花费了五千多港币。

学习了13周,我也要迎来大学的第一次期末考试了,希望我可以取得好成绩,并且成功拿到奖学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