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性

Date: 2021-03-29 Author: Buff No comment yet

2021.3.30 星期二

说来奇怪,最近看的小说似乎都与“人生的哲学”有关。(回忆(3)在写了!绝对没有偷懒哦!)无论是太宰治的《人间失格》,加缪的《局外人》,亦或是村田沙耶香的《人间便利店》都让我对“人性”有了些许思考。

拿最近看完的《人间便利店》来说吧。这本书并不长,我花了大概一个小时就将其读完了。在少之又少的二百零二页中,沙耶香笔下的人物却绽放了独特的色彩⸺白色。从书封上我了解到,这本书竟取材于作者的亲身体验,而更让我惊讶的就是“沙耶香爱上了便利店”这一情况。书中附赠了一册沙耶香给“便利店先生”写的信。从中我们了解到,似乎是这家便利店使沙耶香成为了一个真正的“人”,而拯救她的过程,正是这本书的内容。

惠子(女主人公,代指作者自己)出生在一个十分普通的家庭,与她一起出生的是一个正在吵闹的女孩。对,惠子并没有哭,她什么都没感受到,不安?害怕?迷茫?她所在意的,只有在自己胸口跳动的声音。

惠子的身体里没有颜色。在她三年级时,一只小鸟落在地上死了。与她同龄的孩子开始放声大哭,而惠子只是用双手捧起,跑向她的母亲,高兴地说:

“我们把它炸了吧,爸爸和妹妹都很喜欢吃鸡块,它死得正好呢!”

她的母亲拍了拍她,让她与那些孩子一起给小鸟造一座坟墓。

“为什么?你们不是很爱吃……”

“惠子!小鸟很可怜对吧?给它造座墓好吗?拜托了……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拜托了!”

看到她母亲眼中的泪水,惠子不情愿地将小鸟放回了草地上。这件事过后,她被带去看了心理医生,可是没起到任何作用。而当惠子回想起这些事的时候,她是这样描述的:

小孩哭得很难看,大人们没有笑容,不知他们是因为死去的动物而难过,又或是对放在墓上面的死花惋惜。明明只是死了一个动物,却又要折断几朵花,让他们以死陪葬。说到底,“难过”是什么?

在惠子上初三的时候,两个男生打了起来,周围的人在喊“别打了”,家长们也在劝架。惠子看到了,就拿起铁锹,砸向男生的头,直到对方昏倒在地,并且母亲拉住自己,她才收手。问她原因,她只是回答:

“这是阻止他们最快的方式。”

又或者当妹妹听见孩子哭声,口中说着“烦死了”却又抱起孩子去哄他时,惠子看向了水果刀,并在心里想:

“明明有更快让他闭嘴的方式,妹妹还真是麻烦。”

空白,空白,还是空白。

而一切的转变都是在一家便利店发生的。

惠子成为了便利店运转的齿轮,形形色色的人将她的语言色彩涂画出来,将她的穿衣风格渲染出来,让她明白何为性格。

当她在全书最后说出:“我是名叫便利店员的动物。我不能违背我的本能。”以及“我浑身的细胞都与玻璃那边(便利店里)回响的音乐交相呼应,在皮肤下蠢蠢欲动。”我鼻子不禁一酸,我替她高兴,替她感慨,因她的转变而感到欣慰。惠子终于拥有了人类的本性:

“欲望。”

PS:最近要一模了,祝我有个好成绩吧!还有,空闲的时间里不如让《人间便利店》陪着你如何?(一定要看看原书哦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