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(3)

Date: 2021-04-05 Author: Buff No comment yet

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。

离开了令人头疼的五年级,我来到如天堂般的六年级。啊?你说我忘了些东西?高中的女生?嗯……噢!我想起来了,你说的是那个小姐姐吧?其实和她说了会儿话,她就想通了,跟我道了声谢就融入到她们班的那个女生小团体里了。我愿称自己为最强人生导师……(天空是蔚蓝色,窗外有千纸鹤~)

咳咳,言归正传。栾老师是我的班主任,教英语,脸上时常挂着优雅的笑容,一双杏眼时刻散发着坚毅的光芒。

她很擅长发现学生的优点,我很感谢她发现了我的表演天赋。(在我身边的人也许都认为我有一些这样的天赋吧?)

六年级的时间流淌地很慢,一切都是慵懒的模样。麻雀们站在枝头,挺着圆溜溜的肚子叽叽喳喳地闹着,吵累了就窝成一团,悠哉悠哉地睡午觉去了。

每周五的下午都有两节班会课,不同于其他班级的班主任训话,我们班则是独具一格的才艺展示。由于时间特别充裕,每个同学都要参加,不管是唱歌、跳舞、相声或者其他什么形式的表演都可以。

说来奇怪,我竟主动选择了演“小品”。

虽然美其名曰“小品”,实则为十分钟的短剧而已。没有宏伟的主题,也没有完美的包袱。我要做的,不光是“演”,同时还要“编”。论如何在十分钟的作品里让观众开怀大笑,并且能在日后回味时能够再次笑出来?毫不客气都说,我那时的确做到了。

刚开始做各种“边缘产业”是很不吃香的。大多数观众的注意力都放在俊男美女的动人歌声和曼妙的舞姿上,小品似乎很容易被忽视。

一部小品需要两个以上的演员参与,我只好挨个询问心中的合适人选,虽然理想很丰满,但是现实很骨感,绝大多数的人都给我了“No”。

为了让小品成型,我更换了进攻对象。无论何处,总有那样一群人,明明不想表演,却没办法躲避。我就成为了他们的救星,毕竟小品中的工具人(树啊,草啊,花啊)是永远不会嫌多的。将最简单无趣的活交给他们,他们还会反过来感谢你。

我就这样练就了看人的眼光。

随着表演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的小品成为了观众们的一种期待。当他们说出“终于来了”之类的话语时,别提心中有多欣喜了。

当其他表演者进到瓶颈期(无歌可唱)时,我却还能依旧保持更新不断,并且质量还能获得观众的赞美。原因很简单,我采用“人民当家做主”的形式。好吧,其实就是问我选中的演员有什么好玩的想法,我认为不错的想法就采用了,然后再用故事情节连接起来就大功告成了。一个人的脑洞是有限的,一群人的脑洞,就成了无穷无尽的黑洞。

这样的平衡在那一天被打破了。一个名为王富贵(假名,因其家业为和田玉售卖而取此假名以代其真名)的“小品另一领袖”出现了。也许是对我的“长期垄断”有所不满,不少同学都蠢蠢欲动,加入到了他的团队中。

他开始模仿我的言行,效仿我的做法,将我未选中的演员纳入他的团队。

客观地说,他的剧本简直令人无奈。毕竟他所作的剧本,都是我曾演过甚至已经玩过的烂梗了。我还曾与他争论过“抄袭”的事情,但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。

自争论以后,我就不再关心质量,心想“他都能上,我为何还要认真去做?”现在想想,还真是令人惋惜。

不久,我就退出了小品的舞台,任由王富贵绽放他独特的色彩。

毕竟我“不能争,不能抢。”

或许一代喜剧之王尚未产生就已陨落了?

痛哉,惋惜矣!

PS:《回忆》系列暂时停更(没有什么回忆啦!有了再写!),最近也许会开个新坑,敬请期待!同时也祝我考试顺利并且取得好成绩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