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(4)

Date: 2021-06-06 Author: Buff No comment yet

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之过隙,忽然而已。

诶嘿!没想到吧!《回忆》篇又继续了!上次说要开新坑来着……但一想马上就要高考了所以姑且不搞了。绝对不是我太懒了哦!绝对不是!嗯,已经水了五十多个字了,目的达成,进入正题!

度过了较为愉快的六年级,我成为了该校的初中生。[由于我外祖父是一位大学教授,因而我可以直接进入该大学的附属初中]虽然初中部和小学部只有一层之差,但我确乎是有了一种“成长”的感觉。究其原因,可能是因为我初一并不是在本校就读的。

当时,本校的食堂因为占用消防通道而被迫拆除,学校只能用餐车将午饭从二食堂送到学校,可是一辆餐车又能带多少盒饭呢?所以校长决定将我们这一届“新初一”送到分校,让我们最先感受新教学楼的优良氛围。[分校刚建成一年,我们这一届是新教学楼的第一批客人。]有一说一,新校区周边的环境确实不错。淡粉色的樱花,有些发红的桃花,常青的松树,以及时有果实的海棠树。夏天一到,闻着沁心花香,赏着群英荟萃,摘一颗圆溜溜的海棠,去梗冲洗后放入口中,酸甜的滋味涌上心头。才怪!前两个是真的,但海棠是真的难吃!涩得要死还酸的发苦,现在想起都后悔当时为什么要尝。

说完令人愉悦的风景,就要说说令人夸赞的食堂了。鸡腿饭,烤肉饭,西红柿牛腩汤,麻辣拌……这些都是我未曾设想过的午饭,不禁感叹新校区的资金雄厚。不过现在想想似乎并没什么独特的地方。(应该是吃腻了)

紧接着,我来到了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节点:中二病时期。那时的我似乎并没有烦恼,整天想着与学习无关的事情也能考出令人满意的成绩,唯一的缺点就是我每天会神经病似的来回游荡,口中念念有词,是不是摆出动漫中人物的姿势。不过它也造就了我配音的天赋(自以为有),以及说来就来的中二气息……

初一的生活是无比美好的,由于不用学物理和化学(初二开始学物理,初三开始学化学),几乎没有压力,只用每天像看戏一样接受老师们的自导自演,偶尔回个“嗯……”或是点下头,就可以愉快地度过每一天。

初一就这么轻松地度过了。

至于初二的生活……不同的是我手机没了。由于中二病愈来愈严重,动漫就离开了我的生活,我们这一届也回到了本校。不过学校的食堂没有重建,而是变成了消防通道。我也因此能“邂逅”那位学姐[详情见《回忆(2)》]。操场换上了新的塑胶,许多学生都因此生病,最典型的症状就是流鼻血。有一段时间学生家长们甚至要孩子们集体罢课,可是最终也没有得到一个“谁对谁错”的结果。学生们照常上学,鼻血照常流淌。

初二下学期暑假,我们得到了“换物理老师”的消息。他,名为王连波,因其两个女儿考入清华而骄傲自满,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便是“我不想带你们。”嗓音如大家闺秀,声细如蚊叫,一副不屑的嘴脸以及厌恶的表情,不得不说,与刘静很有夫妻相。

我至今都记得他的几句垃圾话“你们校长求着我给你们上课。”“我对你们校长有恩。她得求我。”“你们这些垃圾。”“别学物理了,没用了。”“你们已经没救了。”“赶快回家收拾收拾准备打工吧。”家长说这叫逆向激励我们学习,那么还有一句话是送给你们的:“能生出你们这群垃圾东西的家长想必要是一群猪狗不如的东西吧。”

当然,无论他怎样自视孤高,觉得自己登峰造极,终究拜托不了身为一条狗的本性。我没有忘记它在校长背后点头哈腰的可怜形象,我没有忘记校长来听课时它殷勤的笑容,我更不会忘记它在外开补习班收钱时那令人作呕的笑脸。当然,我也是补课班中的一员。我甚至一度怀疑它在学校是故意小声讲课,好让我们上它的补习班。

暑假的上午九点到十一点,是固定的噩梦时间,他的脸就这样伴随了我一个假期。

更可笑的是,他并没有成为我们初三的新物理老师。英明的校长禁止他再踏入初三半步,这可真是大快人心,我们班甚至自发地买了蛋糕。

然而世界上不能少了它这样令人厌恶的“人”,毕竟…

垃圾自有垃圾存在的道理[出自:王连波]